无标题文档
    • 母亲的余生,从此由女儿掌管。
    • 一大把黄澄澄、金灿灿的黄泡出现在眼前,只见大侠抬起手,用嘴吹了吹,旋即,一把黄泡就全部打入了自己的嘴里……
    • 我坐夜晚的卧铺车,从胡志明市前往大叻。
    每当月光入户,或是灯下托腮,那些根植乡村的记忆一次又一次地在脑海翻腾和重播,将我拉回美好的岁月。